By: 飛天爺爺 | October 29, 2017

雄泰按警鐘求救後再次躲到一角,心裏不停盤算,萬一青蛙和 Paul 在消防員到達前回復清醒,他該怎樣做?


「雄泰,你還未告訴我,你到底去了哪裏?電話打不通。」


「蝦米和大咪在社團爭寵,我是蝦米那邊的人,他逼我做犧牲品,要老大以為大咪虐待我。」雄泰拉起短褲,亮出大腿上幾片疤痕,「青蛙和 Paul 原是大咪手下,給蝦米收賣變節。他們把我按在椅上穿魚絲,我忍不住痛發難逃走,電話在逃走時摔壞了,沒錢維修。」


「所以蝦米找你朋友做替死鬼?」安儀問,雄泰點頭。


「蝦米最初騙我們只是演戲,原來最終還是要死,死了的人可保秘密,要大咪揹上虐殺罪名。」


「拜山再說,我們撐不了太久。」「甩頭女生」漸見疲態,青蛙眼皮不停抖動,意識漸漸回復,試圖跟「甩頭女生」抗衡。


「你朋友好像撐不住。」雄泰緊張得手心冒汗。


「它最早附身,我也不知它們可以維持多久,只知鬼上身,鬼也會消耗很多能量。」


「升降機內有沒有人啊?」消防員趕到。


「四個!救命啊!我們很危險。」雄泰擔心青蛙二人醒來對自己不利,用力拍打升降機門催促救援。


「先生請冷靜,我們很快——」


突然一聲巨響,升降機急降,一輪刺耳金屬磨擦聲後煞停。幾下劇烈震動,「甩頭女生」又掉下頭顱,雄泰看不見不知發生甚麼事,只見安儀嚇得面無血色。


「救命呀!有鬼呀!」青蛙頸以上不再受「甩頭女生」操控,慌忙亂叫。


安儀很想把「甩頭女生」的頭接回,可惜只有鬼才能拾起鬼的頭顱,但「嘔吐PTGF」不能離開 Paul身軀,安儀甚麼也做不來乾着急。


「我我我知怎樣做,我我知......」青蛙強裝冷靜,深呼吸幾下後唸唸有詞:「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......」


「發神經,唸經?」雄泰掩住青蛙嘴巴,青蛙沒有停下來繼續唸。他聽過半夜被鬼壓動彈不得時,心裏不停唸南無阿彌陀...

Category: 強力部門 

Tags: 卡陰 

By: 飛天爺爺 | October 28, 2017

青蛙強行拉安儀出升降機,「甩頭女生」瞬間附體令青蛙乖乖安靜下來。


「把你的頭甩下來,我要知道雄泰到底發生甚麼事。」安儀儘量令自己冷靜,她要知道雄泰是生是死。「甩頭女生」把頭甩到地上,青蛙回復意識,身體卻像五花大綁動彈不得。


「你你你到底是甚麼人?神婆?通靈少女?我中了降?」青蛙滿面豆大的汗洙,剛才已尿了一褲,如今想尿也尿不出。


「你們對雄泰做了甚麼?」


「甚甚甚麼也沒沒沒有,我我不清楚。」


「你殺了雄泰?你在他大腿上穿魚絲?新聞這樣寫的。」


「我沒有!」


「他不肯說,怎算?」安儀問「嘔吐PTGF」。


「你跟誰說話?」升降機內,青蛙只看見安儀一人,除了附在他身上的,難道還有另一頭女鬼?青蛙合上眼大叫:「救命呀!救命呀!」


「嘔吐PTGF」立即替「甩頭女生」駁回頭顱,不許青蛙亂叫。


「看來甚麼也問不到,不如戲弄他。」瞇起雙眼的「嘔吐PTGF」失笑。


「想怎樣?」安儀問。


「PTGF最在行甚麼?」


「神經,這裏有閉路電視,別害我。」安儀指着頭頂上的鏡頭。


「我們帶他到另一陪升降機,安儀你別跟過來便是。」


「很變態。」安儀失笑。


升降機來到頂樓,大門打開,Paul 已在門外守候。安儀無路可走,Paul 一手抓着安儀,兩人在升降機門前角力,不時碰到來回開合的升降機門。安儀靈機一觸,對着「嘔吐PTGF」大叫:「上他身,上他身呀!」


「嘔吐PTGF」來不及上身,雄泰突然出現把 Paul 踢開救出安儀,一輸糾纏,眾人又落入升降機裏。Paul 扯着雄泰的上衣揮拳,「嘔吐PTGF」及時符體,暫時制止 Paul 的襲擊。


「雄泰!」安儀緊緊抱着他,「你沒有死,太好了!」


「青蛙和 Paul ——」


「不怕,他倆 ——算了,慢慢才解釋,你去了哪裏?新聞——」


「那個不是我。」雄泰望着呆站着的青蛙和...

Category: 未分類 

Tags:

By: 飛天爺爺 | October 27, 2017

「大咪哥。」給包圍的二人不期然褪後數步。


「二五,替蝦米做事?還要在我的兄弟大腿上玩魚絲?」大咪聲線雄亮,一股懾人氣魄令青蛙和]Paul]不敢抬頭直視。


「不敢不敢,我們被迫,蝦米哥要我們這樣做。」Paul 躲到青蛙背後,聲音抖震。」


「對對對對對啊!」剛剛鬼上身的青蛙驚魂未定,再遇十數大漢上門尋仇,終尿濕褲子,惹來一陣嘲笑聲。


「嫁禍我殘害兄弟,令我在老大前失勢,你知有甚麼下場?」大咪揮一揮手,手下亮出長長的牛肉刀,Paul 和青蛙六神無主,立即跪地求饒。


安儀手機突然響起,驚動大咪及他的手下。行蹤敗露,大咪手下把她從花糟後抽出來。


「甚麼時候躲在花糟後偷聽?」大咪問安儀。


「在你出現前,好不?」安儀想到他便是殺雄泰的兇手,強裝鎮靜,「是......是你殺了——」


「三個一併解決。」大咪下令,手下對望片刻沒有行動,「怎麼了?」


「大咪哥,三個?餘下兩個女生怎樣處置?」大咪旁邊的手下低聲地說。


「甚麼餘下兩個?」大咪不解。


除了大咪,所有人都看見安儀背後的「甩頭女生」和「嘔吐PTGF」。「甩頭女生」徐徐飄到安儀前面,手下統統彈開數步,早已面青唇白的青蛙更嚇得跌坐地上大叫:「鬼鬼鬼——呀!」


「甩頭女生」望着其中一個手握牛肉刀的手下,輕聲地問:「要怎樣解決我們?這樣?」她托着自己的頭,慢慢把頭抽起,遞到半空。


安儀趁機拉起在地上顫抖的青蛙,低聲地說:「你倆還不快點跑?」


二人被眼前景象嚇呆了,安儀怒喝:「跑呀!」


青蛙和 Paul 驚魂未定,提起雙腳只管向前衝。大咪不解手下何以驚慌到目瞪口呆,把心一橫,向着正要逃跑的青蛙和 Paul 大叫:「殺了這女孩,我前事不計!」


青蛙和 Paul 立即折返,對安儀說:「對不起。」


「你倆恩將仇報!」安儀立即跑向右邊屋邨公園裏,青蛙和 Paul 拼命追上。他們不清楚大咪會不...

Category: 強力部門 

Tags: 卡陰 

By: 飛天爺爺 | October 27, 2017

「冷靜點,西貢這麼大,大海撈針。」房間內,「甩頭少女」冷靜替安儀分析。

「萬一是雄泰怎算?他回來——」


「你肯定他死了?你肯定那是雄泰的鬼魂?」


「每次出事,雄泰必定躲到西貢,他外婆在西頁留了一間村屋給他。」安儀坐立不安,在屋內打轉。


「富二代?」


「富甚麼二代?斷水斷電長滿雜草,可以住人不用寄居我這裏——對了!怎麼不去村屋找他?」


安儀拿起飯桌上的錢包和手機衝出家門,等升降機時滑手機緩和不安心情。升隆機門徐徐打開,內裏有幾個鄰居。鬱悶的氣味充斥四周,安儀給突如其來的網上新聞嚇得雙手不停顫抖。


新聞畫面出現一雙發脹的腿,膚色蒼白。大腿貫滿透明魚絲,穿過肌肉,像綑鞋帶一樣紮滿一堆,甚狀恐佈。腰以上不見了,給大魚吃掉,還是槳舵打斷?手法如此殘忍,給分屍也說不定。


屍體腿上,綑着一條沾滿血和沙泥的韓風腳繩,安儀認定死者正是雄泰。她雙眼通紅,為免嚇怕鄰居,只好強忍淚水,可惜還是抑制不住,眼淚終奪眶而出。


升降機來到地面,鄰居早已離開升降機,剩下獨自發呆的安儀。升降機門快要關上一刻,她看見不久前在後樓梯碰見的青蛙和Paul。安儀走出升降機,靜靜尾隨二人。他倆跟雄泰在同一社團打混,從他們身上,可能找到一絲線索。安儀緊隨二人跳上小巴,閃閃縮縮坐在二人後面。


二人神色凝重,沿路上沉默寡言。坐近窗邊的Paul 若有所思,吐出第一句話:「沒想到變成這樣。」


青蛙給他一個眼神,暗示別亂說話,視線無意間落在安儀身上,以為行蹤敗露之際,青蛙突然殭硬地把頭轉回前方,喃喃自語重復着:「我搞定,不用怕。」


安儀抬頭偷望了一眼,發現他給「甩頭女生」附體。


「看在叉燒飯份上,我們助你一把。」安儀耳邊響起「嘔吐PTGF」的聲音,原來兩頭女鬼也上了小巴。


安儀才剛鬆一口氣,一輛的士突然切線,小巴急停,「甩頭女生」頭...

Category: 強力部門 

Tags: 卡陰 

By: 飛天爺爺 | October 25, 2017

安儀錢包內不足一百元,到櫃員機提款,同樣不足一百元,白走一趟。肚餓,只能到麵包店買兩個麵包填肚,不禁反問自己何以走到這田地?


步出升降機,如常走上梯級回家,背後隱隱聽到一把似曾相識的男聲,重複着:「很痛......很痛......」


安儀試着搜尋聲音來源,來到梯級轉角處,樓上梯間赫然立着一雙男人的腿,抬頭細看之際,人影已消失無影無蹤。安儀察覺到男人的腿有點怪,大腿上閃過幾絲微弱的光線。


「別多管閒事,餓死我了。」「嘔吐PTGF」和「甩頭女生」在背後催她回家。


「餓死?你倆還能多死一次?你們看不——」


「甚麼也看不見,晚餐吃甚麼?」「甩頭女生」把頭遞到安儀面前,一臉失望,「媽的,麵包?」


「叉燒包?」「嘔吐PTGF」懷着最後希望,「雞尾包?你可知人死了味覺變差,只愛吃鹹的。」


「沒錢沒錢沒錢!」安儀壓低聲線,打開膠袋給它倆先用鼻子開餐。


「雄泰那個PTGF instagram還在嗎?我替你去賺錢。」「嘔吐PTGF」對着麵包深呼吸,「反正看見男人『屎流尿瀨』是我的樂趣。」


「變態。」爭着開餐的「甩頭女生」反白眼。


「你試試『口爆』嗆死——」


「哈哈哈哈,」安儀聽到「嘔吐PTGF」死因忍不住大笑,「難怪你吐個不停,哈哈哈哈。」


「你自己接客好了。」「嘔吐PTGF」不悅。


「對不起對不起。」安儀連忙道歉,但旁邊的「甩頭女生」卻笑到頭也掉到地上,沿着梯級一直混下去。


酒吧包廂內,十多個社團小混混大肆興祝,各式各樣啤酒烈酒擠滿一桌,幾個看錢份上任人魚肉的少女在人堆中團團轉。


「想剷除蝦米很久,這次真痛快!」其中一個小角色舉酒狂歡。


「還是我想得絕,這下老大也看不過眼,我們這幫上位了!」大咪跳上沙發手舞足蹈,房間內所有人為他歡呼。


「但我們這樣對自己兄弟,會不會太殘忍?看見也覺痛。」另一小...

Category: 強力部門 

Tags: 卡陰